一些代理是代理,而其他代理不仅仅是中介。有的代理人跑腿填表,如工商登记代理、机票代理等,但有些代理人,如记者和专利代理人,则需要创造性地工作。

如果说专利代理是企事业单位研发成果的专利,那么记者就是人民和机关、企事业单位的代言人。事实上,仔细想想,记者和专利代理人至少有五个相似之处。

首先,记者需要联系被采访者,然后写作和发表。专利代理人需要与研发人员沟通,然后撰写专利文件。记者要围绕自己的采访对象转;专利代理人也要围绕自己的服务对象,科研人员要游走、交流,提供深入的服务。

其次,记者需要做好采访准备,收集信息线索。专利代理人还需要搜索专利信息,查找背景技术、现有技术,并深入了解相关公司和技术领域。专利代理人还需要使用专业的专利数据库。他们免费使用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专利数据库,并在国内外收取大量费用,如智能芽、专利权

白藤、大威、德文、专利等。

再次,记者需要核实信息,分析信息,客观、脚踏实地地综合信息。专利代理人还需要核实研发信息,分析技术信息,本着客观、务实、科学的精神进行综合判断。

第三,记者需要写文章,无论是时事通讯、人物报道、报告文学等,都要创作作品。专利代理机构还需要撰写专利,包括专利说明书、权利要求书、专利摘要等完整的专利申请文件。其中,专利说明书需要详细说明专利的技术领域、技术背景、发明创造的技术方案、实施例及相关数据;权利要求书需要准确说明专利的法律保护范围。这种精确性的要求是标点符号不能有错,否则会引起法律保护范围上的争议。

第四,记者需要熟悉出版过程。专利代理人还需要熟悉申请程序。在申请过程中,还需要准备与流程相关的申请表,降低成本。

第五,记者要熟悉审稿流程,修改稿件,改进稿件。在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过程中,专利代理人还需要帮助研发人员回答审查员的意见,并与审查员讨论专利的细节。对于一项发明专利,有些审查人员往往要发出1-3份甚至更多的审查意见通知书。每次,专利代理人都要回复并给出反馈。***,专利审查员将决定授予还是拒绝一项发明专利。

第六,普通记者持记者证,有全国记协等行业组织。专利代理人(现在又称专利代理人)也需要持有专利代理许可证,还有全国性的专利代理协会。事实上,专利代理人比报告人多了一份证书。我们应该先参加考试,取得专利代理人资格证书。实习结束后,我们将申请第二个证书,专利代理许可证。

此外,好的新闻工作者还需要熟悉过去和现在,熟悉社情民意,了解各行各业;专利代理人还需要熟悉现代科技、法律和经济,提供专利咨询、专利培训等深层次服务,甚至为企业和科研人员进行专利布局和专利挖掘。

研发成果转化为专利,哪些可以申请,哪些不能申请;哪些可以申请发明,哪些申请实用新型专利,哪些申请外观设计专利;如何进行专利布局,如何进行专利组合,如何避免专利无效,如何具有新颖性、创造性和实用性;如何要获得专利授权并保护它最合适的保护范围,这些都需要了解,以便为企事业单位服务。

如果有人说记者只是传达被采访者信息的中介,那么他们对记者的创作工作和记者作为一种专门职业的工作内容,根本不了解。

如果有人说专利代理只是科学研究和知识产权局之间的中介,那么他们就不了解专利代理人的创造性工作和专利代理人的专业工作内容。

如果有人说,“记者只是新闻事件的中介和传递者。一份报纸要经过复杂的编辑、排版、修改、印刷、发行,单价只有1至5元,这可能比记者作为中介的工作复杂得多。记者为什么要拿到这么高的稿费或工资?”记者作为中介的工作远高于报纸的价格,这是不正常的,“这***是一个谬论,完全不能理解记者工作的复杂性、专业性和创造性。

如果有人说:“专利代理机构只是科学研究和知识产权局之间的中介,专利审查必须经过一个复杂的过程。官费只有几百元,代理费比申请费还多,太不合适了”。专利代理工作的复杂性、专业性和创造性恐怕是完全未知的。

从根本上讲,专利制度的建立是为了激励创新,专利代理是为了服务于创新。

专利代理机构不是中介机构,而是帮助创新的“专利记者+护士+医生”。

专利代理机构应该像记者一样,从研发人员中挖掘出科技成果,找出其新颖性、创造性和实用性,并写出。

专利代理人也像“专利助产士”,帮助研发人员顺利生产专利成果。

专利代理机构还应诊断专利生产过程中的各种问题,并提出“医生”等解决方案。

正如记者不是简单的编码者一样,专利代理人也不是简单的准备者。

当然,就像读者偶尔可以写稿子,有些人可以自己带孩子,孩子在路上遇到紧急情况一样,研发人员或企业也可以自己申请专利,只要有能力,或者只想省时不求质量。然而,这是一个罕见的案例,不能否认这部作品所要求的专业性和创造性。

在研究人员和知识产权从业者的眼中,或许这些都是常识。然而,交错就像翻山越岭。有时候,如果你忘记了,会导致误解或误判。

误会无关紧要。对专利代理不必要或不重要的错误判断,会使科技创新更加困难和复杂。专业分工,我们会更好地进行科技创新,经济会更加良性发展。

事实上,中国的专利数量多,质量低。专利代理成本低,竞争激烈,服务质量低下。

事实上,由于市场竞争激烈,总代理的代理费普遍降到几千元左右。因此,大多数专利代理人已成为“专利农民工”。

你看不出来,有的高校公开招标,发明专利代理服务费低至1500元(如天津大学)。低成本是专利忽视质量、盲目追求数量的原因之一。

从研究的角度来看,如果你把企事业单位作为申请者,他们当然希望自由申请和自由代理是***的。不过,记者需要对行业有一个全面的了解,研究者也需要综合考虑全局,才能做出合理判断。从国家科技创新的大局和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来看,人们都明白,免费的东西只能得到相应的低级简单服务。

互联网思维的自由理论也是“羊毛来自狗,猪付钱”。免费的东西实际上是最贵的,付出的代价实际上是最不值得的。

因此,看到专利数量多,质量低,幻想用游离剂甚至去除剂来提高专利质量,其实是看准了病却开错了方子。

专利代理,准确地说,专利服务既是科技创新的动力,也是专业分工和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要求。

创新是一件看似简单却复杂的事情。我们最需要的是实事求是,脚踏实地,认真工作。

关于专利法的修改和国家创新驱动战略发展的全局,我们必须从源头上进行清理,以促进科技创新的发展和法律的完善。要准确把握专利代理机构“专利报告员+护士+医生”的内部职能,更好地制定产业政策,促进科技创新和经济发展。